<ins id='kavn'></ins>

        <i id='kavn'></i>
      1. <tr id='kavn'><strong id='kavn'></strong><small id='kavn'></small><button id='kavn'></button><li id='kavn'><noscript id='kavn'><big id='kavn'></big><dt id='kav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avn'><table id='kavn'><blockquote id='kavn'><tbody id='kav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avn'></u><kbd id='kavn'><kbd id='kavn'></kbd></kbd>
        <fieldset id='kavn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<span id='kavn'></span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kavn'><em id='kavn'></em><td id='kavn'><div id='kav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avn'><big id='kavn'><big id='kavn'></big><legend id='kav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kavn'><div id='kavn'><ins id='kavn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dl id='kavn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kavn'><strong id='kavn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2. 錯位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1

          ACT 01
              下瞭車,果然又看到那女人拿著破傘在等我。
              我想裝作沒看見她,她迎上來道:“晨晨回來瞭,阿姨給你遮雨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不用。”我大步走進雨裡。
              “雨這麼大,淋濕就不好瞭。”她緊緊跟著,寧可自己淋雨,傘也一直打在我頭頂。那樣的呵護,母親都不曾給過。
              我傢在巷子的盡頭,B城最貴的地段。
              進門,我把她關在門外道:“我媽不在傢,你等她在的時候再來吧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可是晨晨,我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 “說瞭她不在,再說我也不需要人照顧,即便要,也不會用你。”
              摔門進屋,身後隻剩女人的尾音。
              父母回來已經是晚上瞭,外面的雨依舊下著,母親叫我下樓,指著桌上的外賣道:“我們還有應酬,給你帶瞭你愛吃的蝦餃,吃完之後可以看書或者練琴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哦。”從小到大,我都在這種幾乎一天也見不到父母一面的生活中長大,原本還會因為舍不得而哭泣,後來幹脆麻木。
              看他們收拾東西,吃蝦餃的我和母親說:“媽媽,那女人又來瞭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哪個女人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要來當保姆的那個。”
              我第一次見那女人是一個月前的周末,睡午覺起來,我聽到客廳裡有人陪母親說話。看見我她迎上來道:“這是晨晨吧,長這麼大瞭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是呀,十一歲瞭。晨晨,叫阿姨。”
              我乖巧地叫瞭聲“阿姨”,她一直拉著我。從她們的談話中我知道,這女人是母親的朋友,想來傢裡做保姆。
              女人待瞭很久才離開,她走後我問母親:“她是誰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算起來,你還應該感謝她,我生你的時候早產,你爸爸又不在身邊,多虧住我隔壁床的她幫忙照顧你,她女兒和你隻隔瞭一天,叫思思。晨晨,我們忙,讓她來照顧你怎麼樣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不用,我能照顧好我自己。”
              季傢歷來尊重彼此的想法,母親便沒有強求。似乎從母親那裡知道是由於我的原因,那女人開始在車站等我,場景如開頭那一幕。我以為拒絕瞭她,把她關在門外,時間久瞭我們就不會有牽扯瞭,可這世上很多事兒是我不能左右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