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s id='4j7c4'></ins>
    <span id='4j7c4'></span>
    <acronym id='4j7c4'><em id='4j7c4'></em><td id='4j7c4'><div id='4j7c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j7c4'><big id='4j7c4'><big id='4j7c4'></big><legend id='4j7c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4j7c4'><strong id='4j7c4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4j7c4'></fieldset><dl id='4j7c4'></dl>

      <i id='4j7c4'><div id='4j7c4'><ins id='4j7c4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 id='4j7c4'></i>
        1. <tr id='4j7c4'><strong id='4j7c4'></strong><small id='4j7c4'></small><button id='4j7c4'></button><li id='4j7c4'><noscript id='4j7c4'><big id='4j7c4'></big><dt id='4j7c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j7c4'><table id='4j7c4'><blockquote id='4j7c4'><tbody id='4j7c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j7c4'></u><kbd id='4j7c4'><kbd id='4j7c4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詭異的平底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7

              小菁是個傢裡很窮的孩子,跟同齡人相比,很多物質上的東西都比較廉價。正因為如此,小菁總是期盼著自己以後能過上好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聽到瞭她的祈禱,某天早晨,她意外的在上學路上看到一雙很漂亮的平底鞋。

              這平底鞋簡單別致,唯一的遺憾就是在腳跟處有幾個黑黑的點,看起來有點像人頭。當然,對於小菁來說這已經很好瞭,她想也不想就把腳上的鞋子換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去到學校,因為鞋子的關系,每個同學都圍著小菁轉,雙眼一個個都仿佛在發光。巨大的虛榮心襲來,讓小菁有點沖昏瞭頭腦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,她看到同學羽庭耳朵上有一對漂亮的耳環,心裡有點癢癢,多希望自己也有一對這樣的耳環。

              正這麼想著,她的耳邊突然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:“如你所願。”聲音很小聲,讓她甚至以為自己是不是幻聽瞭。與此同時,她也覺得耳朵有一陣陣的刺痛感,用手一摸,竟有血流出。她連忙止血,卻沒發現耳朵上已經形成瞭2個很明顯的耳洞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小菁照樣穿著那新鞋子來到學校,一進班就聽說羽庭昨晚耳朵不知道為什麼受傷瞭,再也不能帶耳環瞭。小菁猛的聯想到昨天那個陌生的聲音,竟有點希望能再看到那對耳環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想法才出現沒多久,羽庭就向她座位走瞭過來,手顫抖著拿著那對耳環,表情似乎還有點害怕,將耳環遞給瞭小菁。

              小菁一開始還有點反應不過來,眨著眼睛問她為什麼要給自己。羽庭也不敢多說,把耳環往她手上一放就跑開瞭,仿佛她會把自己吃瞭似的。

              可小菁隻沉浸在得到耳環的喜悅中,興沖沖的將耳環帶上。可當天晚上,她就夢到一個女孩從鞋子裡鉆出來,對著她的耳朵一陣啃咬,劇烈的疼痛讓她從睡夢中驚醒,連忙看看耳朵是不是還好好的。幸好,一切如常。可每當她看向自己的耳朵時,總有一種不真實感。

              獲得瞭耳環後,小菁又開始想要漂亮的衣服瞭。學校每周五都能穿自己的衣服,可隻有她還穿著那不起眼的校服,所以她自然很渴望一件新衣服。

              當她這麼想的時候,突然覺得腳下的鞋子似乎有靈性般的動瞭一下,胸前也熱熱的,然後那個陌生的聲音再次響起:“如你所願。”小菁很是激動,希望能盡快有一件新衣服穿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班上有個同學不明原因請假瞭。大傢本來也沒太在意,可下午的時候那同學的傢長竟急匆匆的來到小菁,手裡拿著一套新衣服,強迫著小菁收下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小菁和同學們一樣都有點被嚇到瞭,可她心裡其實在偷笑,因為她知道一定是那雙鞋子帶給她的好運。可她總覺得胸口悶悶的,好像有什麼人正在捶打她的胸口。

              這種感覺持續瞭好幾天,小菁整個人虛弱瞭不少。至於那個同學,不久之後就轉學離開瞭。離開以前,她還回來找小菁,勸她把鞋子丟掉,說有人告訴她這個鞋子有問題。小菁覺得她莫名其妙,把這些話都當成瞭耳邊風。

              但小菁對物質的欲望卻是與日俱增,書包,首飾,鞋子,她想要的越來越多。鞋子自然不會讓她失望,總是一一滿足她的要求。

              隻是現在連小菁也發現瞭,每當自己得到一件東西的時候,身上一定會有一個地方不舒服。現在的小菁,早已失去瞭往日的活力,對什麼事都提不起興趣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早晨,小菁再次從睡夢中驚醒,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。她做瞭個很可怕的噩夢,一個和她年紀相仿的女生從鞋子裡緩緩冒出來,全身都是被折磨後留下的痕跡,沒有一處是好的。

              女生帶著一身血靠近絲毫不能動彈的小菁,把她曾遭受到的折磨一點一點在小菁身上重現,嘴裡一邊還重復著一句話:“你不應該要這麼多的,你不應該要這麼多的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夢中巨大的痛楚使她不得不醒來,卻猛然發現那不止是夢,因為身上到處都出現瞭淤青,還有一種酸疼的感覺。小菁這下終於覺得那雙鞋子不能再留瞭,連忙拿起就要放回當初她找到鞋子的地方。不過現在那鞋子卻不肯放過她瞭,無論她扔到哪兒,回傢後都會立刻出現在鞋架上,而且腳跟處上還多瞭一個黑點,仿佛預告她就是下一個被束縛在鞋子裡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小菁受不瞭瞭,拿起鞋子就要放到火裡燒掉。不過還沒等他扔進去,鞋子裡就突然伸出好幾雙手,用力的要把小菁拉進去。小菁想把鞋子甩掉,可是已經來不及瞭,鞋子就像一個黑洞一般,一下子就將小菁吸瞭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等小菁再次醒來的時候,周圍隻有黑暗。她每動一下,身上就有不同的傷口被撕裂開來,血止不住的流,那種疼痛讓她有種想死的感覺,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還在做夢,可惜眼前的一切讓她沒法再欺騙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在夢中出現的女孩,此時依舊全身是血。但和夢境裡不同的是,她身上那些可怕的傷口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愈合瞭,隻留下明顯的疤痕,證明她那痛苦的過去。小菁完全崩潰瞭,大哭著求她放過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可惜那隻是小菁的奢望,女孩慢慢爬到她身邊,抹瞭抹她眼淚,用詭異的笑容看著她說:“隻有讓你代替我留在這,我才能被放過。你說,我怎麼可能放過你呢?”

              詭異的笑聲充滿瞭整個空間,可在小菁聽來卻是如此的刺耳無情。漸漸的,小菁的意識開始模糊,唯一能說的話也就是懇求那個女生放過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晚上,小菁的父母回到傢看到小菁已經沒瞭呼吸,立刻送去醫院。可惜一切都來不及瞭,小菁很快就隻能躺在停屍間的冰櫃裡,永遠成為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那雙她曾經想丟都丟不瞭的鞋子,如今正靜靜的躺在小菁當初撿到的那個路口,默默的等待它下一個主人,來替換小菁那可憐的一縷孤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