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s id='ivdl8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ivdl8'><strong id='ivdl8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dl id='ivdl8'></dl>
      <i id='ivdl8'></i>
      <fieldset id='ivdl8'></fieldset>

      <acronym id='ivdl8'><em id='ivdl8'></em><td id='ivdl8'><div id='ivdl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vdl8'><big id='ivdl8'><big id='ivdl8'></big><legend id='ivdl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1. <span id='ivdl8'></span>

      <i id='ivdl8'><div id='ivdl8'><ins id='ivdl8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<tr id='ivdl8'><strong id='ivdl8'></strong><small id='ivdl8'></small><button id='ivdl8'></button><li id='ivdl8'><noscript id='ivdl8'><big id='ivdl8'></big><dt id='ivdl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vdl8'><table id='ivdl8'><blockquote id='ivdl8'><tbody id='ivdl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vdl8'></u><kbd id='ivdl8'><kbd id='ivdl8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滅頂之災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1

            不速之客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晚飯後,我慵懶地伸瞭個懶腰,準備打會兒遊戲,寢室門突然被急促地敲響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沒好氣兒地打開門,看到門外站著一個和我年紀相仿的平頭青年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同學,最近學校陰氣重,這張符紙……”他邊說邊伸手往衣兜裡摸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滾!我冷冷地說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他頓時像被點瞭穴似的僵住瞭,一臉迷茫地望著我,許久才眨瞭眨眼睛,像是沒聽清似的問道:你說什麼?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滾!我加重瞭語氣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他冷哼一聲,點瞭點頭:行,小子,明天這個時候我來幫你收屍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不再廢話,狠狠地摔上瞭房門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早聽說最近學校裡有個腦抽學生挨個寢室推銷符紙,沒想到今天發到我這兒來瞭。不知道我們寢室的陳瀟是有名的陰陽眼嗎?我搖瞭搖頭,打開瞭桌子上的電腦……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是夜,窗外傳來格外慘烈的野貓的哀號聲。熟睡中的我被貓叫聲驚醒,隱隱覺得似乎有不好的事情正在發生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一陣窸窸窣窣的響聲忽然從寢室黑暗的角落中傳來,我循聲望去,發現黑暗中室友陳瀟正有些慌張地收拾著行李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陳瀟,這麼晚瞭你要去哪兒?我疑惑地問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陳瀟顫抖瞭一下,轉頭盯住瞭我。黑暗中,他的臉看上去有些模糊,但我卻能明顯地感覺到他的身體正不住地顫抖著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鐘宇,聽我的,馬上收拾東西離開這裡。片刻的沉默後,陳瀟帶著明顯的顫音開口說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為什麼?我一驚,忙疑惑地問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因為……”陳瀟皺著眉頭正要說些什麼,卻不知為何突然直勾勾地盯住我,瞳孔開始漸漸地放大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的心頓時一緊——被一個有陰陽眼的人這麼看著,我不由得感到後背一陣發涼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你、你別嚇我,你看到瞭什麼?我戰栗著問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沒、沒什麼。他結結巴巴地說完,沖我擠出一抹勉強的微笑,隨後拖著行李箱逃也似的離開瞭寢室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望著他遠去的背影,我的心頓時提到瞭嗓子眼兒。我轉頭看向鄰床的李晨,想和他說說話來舒緩一下心中那莫明的壓抑,卻發現李晨正抱著雙膝縮在床腳,抖如篩糠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李晨,你沒事吧?我詫異地問道,總覺得今晚寢室裡的每一個人都充滿瞭古怪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李晨緩緩地抬頭看我一眼,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手指,顫抖著指指自己身下的床板,用明顯走瞭調的聲音對我說道:床下有人!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頓時倒吸瞭一口涼氣:寢室裡隻有我們三個人居住,陳瀟剛剛離去,李晨正坐在對面,那床下的人是誰?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誰在你床下?我感到頭皮一陣發麻,連忙問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床下有人!李晨重復著,聲音卻比之前更加驚恐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咬瞭咬牙,硬著頭皮走到林晨的床邊,彎腰向黑漆漆的床底下看去。昏暗的光線下,我看到一團巨大的黑影正從床底最深處緩緩地向我爬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當黑影的臉出現在我面前時,我隻覺得整顆心仿佛就要從胸腔中跳出來瞭——那竟然正是一臉慘白的李晨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他驚恐地望著我,將食指豎在唇邊,做瞭個噤聲的手勢,隨後用輕如蚊吟的聲音對我說:小心,上面的不是人!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,我勾著的脖子上方就傳來瞭一陣詭異無比的磨牙聲,同時還有什麼冰冷的物體滴在瞭我的後腦勺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