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r id='7cry6'><strong id='7cry6'></strong><small id='7cry6'></small><button id='7cry6'></button><li id='7cry6'><noscript id='7cry6'><big id='7cry6'></big><dt id='7cry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cry6'><table id='7cry6'><blockquote id='7cry6'><tbody id='7cry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cry6'></u><kbd id='7cry6'><kbd id='7cry6'></kbd></kbd>
    1. <acronym id='7cry6'><em id='7cry6'></em><td id='7cry6'><div id='7cry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cry6'><big id='7cry6'><big id='7cry6'></big><legend id='7cry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 id='7cry6'></i>

    2. <fieldset id='7cry6'></fieldset>

      <dl id='7cry6'></dl>

      <code id='7cry6'><strong id='7cry6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 id='7cry6'><div id='7cry6'><ins id='7cry6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ins id='7cry6'></ins>
          <span id='7cry6'></span>
        1. 脫下我的皮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1

          死亡的顏色

              “好美!”夏蘇蘇一邊把一滴油彩滴到盤子中已經開始開始變換色彩的牛奶裡,一邊感嘆說。

              新的油彩一化入牛奶裡,就和之前滴落的油彩一起一圈圈地暈染成彩虹般的顏色,果然是美麗至極。

              這個玩法是夏蘇蘇從網上看到的,她喜歡嘗試各種好玩的事情,看到瞭,立刻就在寢室裡實驗起來。

              “嗨!”

              正在這時,身後突然有人拍瞭一下她的肩膀,夏蘇蘇嚇得一哆嗦,一下子把盤子打翻瞭,五顏六色的牛奶幾乎全部灑到瞭她新買的裙子上。那色彩在盤子裡看著極美,但是弄到衣服上,卻隻剩下瞭臟的感覺。

              夏蘇蘇回頭看,身後嚇唬她的人已經捂著嘴傻眼瞭,原來是室友顧曉玲。

              夏蘇蘇低頭看著自己的裙子,即懊惱又憤怒,大聲喊道:“你幹什麼啊?看被你弄的,這可是我剛剛網購的裙子啊!”

              “對不起。”顧曉玲賠著笑說。

              “對不起就行瞭?告訴你,要是洗不掉,你就得賠我一條新的!”夏蘇蘇一邊用紙巾擦拭著,一邊大聲喊道。

              顧曉玲伸伸舌頭,尷尬地做瞭一個鬼臉。

              夏蘇蘇很快換下瞭那條裙子,然後再水房裡洗瞭一個多小時。寢室都要熄燈瞭,她才生氣而失望地回來—油彩已經洗不掉瞭。

              顧曉玲隻能不停地道歉,但是夏蘇蘇根本不接受她的道歉,說她必須給自己買一條新的。但是夏蘇蘇又說,那件衣服被她買下的時候就已經是最後一件,很難再買到瞭。

              室友李文和唐雅琪說瞭半天,也沒有起到什麼作用,寢室的氣氛變得尷尬起來。

              很快熄燈瞭,幾個人都鉆進瞭被窩裡。

              半夜,正夢到校草的李文被一陣聲音吵醒瞭。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,借著淡淡的月光,看到瞭一副令她驚恐不已的畫面:在顧曉玲的床邊,夏蘇蘇俯身站著,正用一鋒利的尖刀劃開顧曉玲的肚子。百度搜索→鬼♂大♀爺

              她嚇得趕緊咬住瞭嘴唇。夏蘇蘇已經打開瞭顧曉玲的腹腔,竟然沒有血流出來,也沒有腥臭的腸子,就好像一個空殼。夏蘇蘇將幾袋牛奶倒進瞭顧曉玲空空的肚子裡,然後往裡面滴進五顏六色的油彩。

              油彩開始化開,顧曉玲的肚子裡的牛奶將油彩一圈圈地暈開,漸漸地,她整個人都變成五顏六色的瞭。

              然後,夏蘇蘇把手伸進顧曉玲的腹腔裡,攪拌著,探索著,竟然一點點兒地撐開顧曉玲的皮,之後她直起腰來,顧曉玲就跟著她一起被提瞭起來,夏蘇蘇抖一抖手,一個沒有皮的肉球版顧曉玲便脫落出來,身上的肉也是五顏六色的。最後,夏蘇蘇扔下她的肉身,領著她的皮出去瞭。

              李文這才憋不住尖叫一聲,坐瞭起來。

              夏蘇蘇的新裙子

              李文的尖叫聲驚醒瞭唐雅琪,她按亮瞭臺燈,看著驚恐的李文,問:“怎麼瞭?”

              “夏蘇蘇殺死瞭顧曉玲。”李文驚恐地低聲道,她怕還沒走遠的夏蘇蘇會聽到。

              “你做噩夢瞭吧?”唐雅琪哭笑不得地說。

              “沒有,真的,你看!”李文指著唐雅琪和顧曉玲的床,她們的床都是空的,人果然都不在。

              唐雅琪有些慌瞭,因為李文驚恐的樣子看起來很瘆人:“不可能吧?”她也疑惑起來。

              “真的,真的!”李文嚇得哭瞭起來。

              “什麼是真的啊?”突然,夏蘇蘇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瞭,看著哭泣的李文問道。讀精彩鬼故事,就到鬼大爺鬼故事網!

              “啊!”李文驚叫一聲,“沒、沒什麼。”

              夏蘇蘇也沒有多問,回到床上躺瞭下來。李文和唐雅琪防范著她,一直沒睡著。

              顧曉玲一整夜都沒有回來。

              第二天,一天也沒見到顧曉玲,唐雅琪終於慌瞭。在教室裡,她偷偷問李文:“昨天你看到的是真的嗎?”

              “是真的。”李文還沉浸在深深的恐懼中。

              “那夏蘇蘇豈不是一個惡鬼,要不然怎麼能把一個人用這麼恐怖的手段殺死呢?”唐雅琪的臉變得慘白。

              “你們在說什麼?”突然,有人加入瞭她們的對話。兩個人嚇瞭一跳,回頭一看,竟然是一天一宿沒見到人影的顧曉玲!

              “小玲?”唐雅琪一把抓住她的手,“你去哪裡瞭啊?”見到顧曉玲,李文說的話自然不是真的瞭,她的恐懼瞬間消散瞭。

              但是李文的恐懼卻沒有消失,她冷冷地在一旁看著顧曉玲,一言不發。

              “我去給夏蘇蘇買裙子瞭,買不到。”顧曉玲低下頭黯然道。

              “別買瞭,一件衣服而已,你也不是故意的,過兩天她就不生氣瞭。”唐雅琪拉著顧曉玲的手,高興地回到瞭寢室。

              李文在後面慢慢跟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