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n970r'></fieldset>

<acronym id='n970r'><em id='n970r'></em><td id='n970r'><div id='n970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970r'><big id='n970r'><big id='n970r'></big><legend id='n970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dl id='n970r'></dl>
    <i id='n970r'><div id='n970r'><ins id='n970r'></ins></div></i>
  • <tr id='n970r'><strong id='n970r'></strong><small id='n970r'></small><button id='n970r'></button><li id='n970r'><noscript id='n970r'><big id='n970r'></big><dt id='n970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970r'><table id='n970r'><blockquote id='n970r'><tbody id='n970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970r'></u><kbd id='n970r'><kbd id='n970r'></kbd></kbd>
    1. <span id='n970r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n970r'></i>

          <ins id='n970r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n970r'><strong id='n970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軍中鬼事之浴室篇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  相信網友中有不少己經有當過兵,相信您也或多或少聽過軍中的靈異事件,但是聽過總沒有實際遇過那麼緊張刺激;或許有人會說自己從入伍到退伍,什麼事也沒遇見過,根本不相信,可是偏偏在我當兵的地方靈異事件特別多,尤其在我們整個坦克旅參加全軍大演習時,全營區隻剩下一個營留守的時候,三不五時就給您來鬧鬧,增添一下氣氛,讓您不會忘記它的存在,叫您對它心存敬畏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服役的地方是昆明的一個非常偏僻的鄉下,以營區為中心,目光所及之處全是雲南特有的紅土,離最近的寨子都要開車十分鐘以上,交通又不方便;營區的營房全是是破破的水泥房,浴室是大澡堂,廁所在浴室隔壁,寢室離浴室要走三分鐘路程,生活條件不好,人員稀少,尤其部隊參加演習時,您經過時會以為這個營區已經無人員駐守,空蕩蕩的,廢話太多,我們進入主題吧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事件發生時間是九十三年的夏天,由於人員較少,平均一天要站四班衛兵,休假時更要站兩小時休息三小時或更少休息時間,相當的累。白天又有公差勤務,因此每個人大喊吃不消;我當時是中士炮長,連上軍官隻有連長跟副連長,排長全去支援演習瞭,因此我們班長要輪流擔任值班員,負責全連弟兄的衛兵勤務與生活作息,必要時還得站崗,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事件的主角是一位剛下部隊三個月的二等兵,做事較為糊塗,因此他的綽號叫兩光,是東北兵,身材倒不十分高大,中等的樣子,特喜歡抽煙,高中畢業後就來當兵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話說兩光剛下零晨一點的衛兵,就跟班長說要去洗澡,然後就急急忙忙的拿者盥洗用具跑去洗澡瞭。過瞭差不多一個小時還沒有回來,因此班長來找我報告說:“兩光去洗澡,差不多一個小時瞭,還沒回來哪!”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急急忙忙的穿上衣服,拿者手電筒就往浴室方向跑去;在浴室外面隱約聽到水聲及交談聲,透過浴室破爛的大門中的一個小孔看過去,發現兩光一個人自己坐在帶去的臉盆上跟人交談者,不時聽到三字經及笑聲,那樣子就像有人在跟他講話,隻是看不到另一個人罷瞭。頓時想到以前退伍的老兵曾說過,新兵下部隊第一件事就是要跟新兵警告夜晚超過十二點後,就不要在營區內走動,愈陰暗的地方愈不要逗留,特別是本營浴室及營區周圍,不得已時要兩三人一起同行;當時我還問老兵為什麼?老兵隻是說不要問為什麼?到時候你自然會知道的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馬上回到連隊,找瞭四五個身強力壯的弟兄,在連集合場等著;然後跟連長報告這件事,連長頓時緊張起來瞭,“馬上帶我去,並多帶一些弟兄。”我回到自己睡的小寢室,悄悄拿瞭一串佛珠及一本金剛經。這佛珠跟金剛經是我一個月前的一次演習時,在山中的一座佛寺,因為口渴跟一位老住持要水時,該老住持送給我的,並告訴我將來會遇到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時,會幫得上忙的;並要求把佛珠掛在房間最高處,每天早晚要念金剛經及焚凈香。當時半信半疑,但是想想老住持說的應該有道理,不然他不會無緣無故送這兩樣東西;回到連上也照話做,直到現在從無間斷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和連長及五個弟兄到達浴室時,隻聽見兩光還在交談著;突然間兩光沖出浴室,赤裸者身子對著我們一群人大聲尖叫,“把他抓住”連長下令,七人一同伸手去抓兩光,我則乘機將佛珠套在他脖子上,兩光頓時跪在地上發出痛苦的呻吟,5aigushi.com兩手抓向脖子似乎要把佛珠扯掉,我大聲地念著金剛經,兩光再一次的大聲尖叫後就昏倒在地上,一動也不動。七個人沒有人敢去碰他;這時營長已經在旁邊瞭,在地上檢瞭一根竹子去碰觸兩光,確定他昏過去後就下命令把他扶到醫務所去,“這件事情誰也不準說出去,就當作甚是也沒發生過一樣。”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事後,我私底下問兩光當天的整個經過情形,兩光說當他到達浴室時,一切都還不錯,正當在洗頭時,進來瞭一位二等兵,也是跟他一樣要洗澡,問他哪個單位,他說他是別連的留守人員;兩個人就開始聊天,一點也不覺的有什麼異樣,突然間就昏過去瞭,醒來時人已躺在醫務所的床上。發生這件事情以後,營長下令晚上超過十二點後,除瞭上下哨的衛兵外,誰也不得在營區內走動;想不到它因此而找上營長,這有時間以後再說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要講這故事的時候,是非常的沈重,我是當事者,可是我沒有看到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那是我在當新兵的時候,在站哨兵,我是新兵,帶班的是老兵,那時候我是站凌晨1點到3點。記得當時是在2點多,就打瞭個小盹,新兵嘛,又要做事,又要站衛兵,很辛苦的,那時候————唉,苦啊!!!!!!!!!站啊!站的,突然睡著瞭,突然聽見那個老兵尖叫起來,然後聽到自行車的聲音,喀啦!喀啦!老兵在前面看到它騎過來,看得很清楚的,就叫:“胖子!胖子!你看!你看!”我說:“什麼事情呀?”眼睛揉瞭一下,老兵說:“啊!你在給我睡覺哦?”我問:“什麼事情?”他說:“你看,那自行車沒人騎,從我面前騎過去瞭!”當時他非常害怕,我再揉揉眼睛看,可是那時候腳踏車已經經過老兵旁邊很遠瞭。不過我看到瞭騎腳踏車的後面,我的確有看到騎腳踏車過去,不過沒註意有沒有人?當時老兵就楞瞭,楞到他退伍、嚇到他退伍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我們排長要我們跑五千米,跑回來之後,我們新兵要去打飯菜,我到廚房打飯菜的時候,突然看到有一輛破舊的腳踏車,就在廚房旁邊的小巷子裡,那車頭是向外面的,因為昨晚看到的是車尾巴,我就繞到後面看,結果,真的就是那一輛,而且已經非常舊瞭,都生銹瞭,輪胎也破瞭,根本就不能騎瞭,很奇怪,腳踏車不可能有搖控呀,無從解釋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就問裡面那些打飯菜的老兵,他們說:“這車沒人騎的,你要你就拿去修理呀!兩三年前,有一位排長很喜歡騎這個,經常去繞營區啦,那時候也會去城裡,去逛、買東西什麼的!可是他出瞭車禍,死瞭!”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想,“他”可能懷念以前的生活,所以常回來在營區轉一轉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