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snnes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snnes'><strong id='snnes'></strong></code>
    <dl id='snnes'></dl>
  1. <tr id='snnes'><strong id='snnes'></strong><small id='snnes'></small><button id='snnes'></button><li id='snnes'><noscript id='snnes'><big id='snnes'></big><dt id='snne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nnes'><table id='snnes'><blockquote id='snnes'><tbody id='snne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nnes'></u><kbd id='snnes'><kbd id='snnes'></kbd></kbd>
    <acronym id='snnes'><em id='snnes'></em><td id='snnes'><div id='snne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nnes'><big id='snnes'><big id='snnes'></big><legend id='snne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snnes'><div id='snnes'><ins id='snnes'></ins></div></i><ins id='snnes'></ins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snnes'></fieldset>
        <i id='snnes'></i>

          捉鬼公司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月夜幽深,狂風卷著殘葉,掃蕩在地上發出嘩嘩的聲響,頭頂之上是一輪殘月,天空上的烏雲遮擋住月亮隻剩下半張臉,隨著狂風肆虐,一棟歐式建築的古堡屹立在原地,古堡四周常青藤纏繞,綠色昂然,可是一旦到瞭晚上,疾風卷在藤葉上,發出一片嗚啦啦的聲響,且在清冷月亮的照射下,古堡像一個龐大的怪物,不得不讓人畏懼。

          “轟隆隆~

          雷聲響起,烏雲翻滾,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雷聲,天空忽明忽暗,整個古堡燈火全滅,陷入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慌當中。

          不過一會兒,豆大的雨點砸在古堡上方,古堡前方屹立的路燈,炙熱的白光,就好像人的兩隻眼睛,古怪的註視著古堡裡的一切,隨著暴雨越來越大,雨水順著古堡滑落下來,流入蔓藤上。

          雨夜朦朧,傾盆而下的雨水,好似鮮血奮力從房頂傾斜而下,把整個古堡染紅,匯成一條陰森的血河,緊接著,一聲慘叫以最激烈的方式,響徹在古堡上方。

          ------

          招聘啟事

          本公司因業務發展需要,招捉鬼助理一名。

          性別:男

          年齡:不限

          待遇:3000

          聯系電話:137xxxxxxxx

          聯系人:先生

          地址:四海胡同38

          當我看到覆蓋在電線桿子上的小廣告,淡漠一笑,本不以為意,可隨著肚子咕咕一聲長叫,我不爭氣的撕下這則小廣告,頭也不回的向著前方幽深的胡同走去。

          “四海胡同38號,應該就是這裡。”

          隻見38號原來是一個不能起眼的小門市,也就十幾個平方,可是在門市下,歪歪斜斜放著一塊牌子,上面用鮮紅的大字寫著:捉鬼公司

          如今我也不管是真是假,肚子餓的要緊,管他什麼奇葩的工作,找到安身之所再說。

          “有人嗎?”

          我敲瞭敲門,看下屋子裡四下無人,打量瞭一下,屋子不大,可是在屋子裡供奉著關二哥,且在四周貼滿瞭各式各樣,我從來沒有見過的符咒,整個氣氛顯得有些壓抑。

          “你是來應聘捉鬼助理的?”

          聲音不大不小,可是卻如雷貫耳,一位滿頭白發的老者,頭上戴著一頂鴨舌帽,目光精銳,腦後紮著一個馬尾,走路四平八穩,卻又戴著一股勁風,對我說道。

          “恩恩,對的,大叔,你看我成麼?”

          老者聽到這裡,那雙24k的黃金眼閃瞭閃,道:“怎麼我很老嗎?”

          “額……那我該怎麼稱呼你?”

          “我叫黃章雲,是這傢捉鬼公司的老板,叫我黃哥好瞭。”